今天又是不開心的一天
舅父來到我的家,唉,真係無地自容,當然真正的原因不敢說出來喇,只有藏在心。
佢走左後洛左深水買ram既散熱器
之後返屋企安,不過都搞到好夜呢,因為電壓好難較。

夜晚,得出來的答案就是已經不對我有任何感覺,ha ha,心中有一陣瘡涼之感,像白先勇般……
我諗返起第二次被拒絕時的感覺呢?

我以前認為,靚女無本心,不過原來唔靚一樣本心都唔多
可能就係依家香港人對感情的真實寫照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