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宏觀世界

邪教屠殺記(所謂「人生教練」)

1167
2

本文引用自 Tinykylie.com – 星際論壇(香港)

統一思想 統一認識 和黨中央保持高度一致

我跟作者email過問可否貼在論壇,他說只要不例明出處及作者真名便可以
(但他在FB用自己account我可有點擔心是否真的能避過麻煩)

這篇真人真事文章,去相信另類還是主流教派(對,新興另類團體呀治療呀不濟也不等於傳統宗教一定是正確的)、團體、什麼類型的課程、NA提昇靈修班、人際關係班的人絕對更加要看,我看到幾乎打電腦,偽善、沒同情心良心、自我滿足,有計劃及預謀地洗別人的腦,卑鄙無恥。

事主我用了「A君」來代替,他不僅寫出由參興課程開始起遇到的經歷及離開經過,還作出了不少很有參考價值的分析,請大家抽空細閱。

=========

作者:A君

電影《Inception》(潛行空間)中,主角能夠潛入別人的夢境,將別人的記憶和夢境進行修改。例如你小時候和父親關係惡劣,父親包二奶又打你娘親,你對他恨之入骨。但其實你內心深處可能極渴望父愛,並希望和這個男人建立一段親密的父子關係。於是主角就會令你發一場夢,夢裡,父親向你告解,其實他一直一直很愛你,只是不會表達。你的潛意識慢慢相信,父親一直很愛你,錯的是你,是將他拒於千里之外的你。醒來以後你就會覺得,父親真的愛你,你對他的性情亦會180轉變。

過去5天,我親身經歷了一場現實版的 Inception。這篇萬字文章寫了差不多8個小時,在網上搜集了一些他人的自身經歷和外國對有關課程資料的看法後整理一下(Source太多不能盡錄,如果借用左你嘅 point 先講聲唔好意思),希望和大家分享一下這個奇情故事。

10 月時,小弟身邊有一位不太熟絡的朋友,突然在毫無先兆下主動聯絡我見面並約食宵夜,我也沒有拒絕。再次見面,感覺上他好像有點不同(變得有點點 Hyper,健談,好像 take 了嘢)。談及大家近況時,他有意無意透露自己上了一個課程。內容有義工活動、團體分享等等等等。課程的目標是自我潛能開發。他不斷和我分享在活動中的照片及想法。我對他認識不深,但感覺上對他來說這似乎是正面的改變。

在第二次食宵時,他叫了一位在課程認識的朋友來,認識新朋友(而且是女的)我當然不介意,而且大家傾談時,也覺得她想法正面。但到第三次時,這位朋友毫無徵兆地約了 3。位他在課程中認識的人一起和我食宵夜。這幾位人兄用了約兩小時,不停訴說他們讀完課程後有何改變。再用問卷問我,想不想自己生活更美好完滿,和家人關係更好(你說不需要時他會問,你認為是不是不可以發展得更好?)、賺更多錢、更有自信、愛情關係更好之類一大堆東西?(都是每個正常人都想要東西)

但課程內容不明。對方說,這都是體驗式的小遊戲,讓你從小遊戲中發掘自己,講了你們就無法自己親身體會了云云。在明年一月番新工前,我讓自己放了一個月假。除星期日我會偶爾回報館 Part Time 外,基本上都比較空閒。因此一直都想找個興趣班,令自己有些新衝擊和新思維,順便認識一些新朋友。我有想過報卡內基可惜時間不合。但想起卡內基也不便宜的時我也就範了。事後我極後悔在友情攻勢下,沒有保持清楚的意志。

人生不是上超市購物,花數萬元買個課程,然後就可以改頭換面,沒這回事。

課程內容在確保我不會墮入法律陷阱之前,我暫不會公開課程的詳細內容以及洗腦活動細節,以及最重要的公司名稱。香港有多間營辦類似課程的公司,我會在這裡詳情說明一下這些公司普遍的運作狀況。這些課程名稱不一,但可統稱為 LGAT,(large group awareness training program)。這種學問源自 70 年代美國史丹福大學所進行的研究,針對 IBM 業務員所設計的一套訓練課程。亞洲《時代雜誌》給這類課程作了一個註解: “Whether they are good or bad, they are playing with your mind.”(無論他們是好是壞,都是在玩弄你的心理)

課程大部份分為3個階段,第一階段稱為基礎課程約4-5天,第二階段中級課程5天,第三階段菁英(領導)課程為期數月,我剛剛完成的基本課程可歸納為以下內容:

第一個階段,稱為認知。作法是打破既有的價值觀,在建立一套新的價值觀,他的價值觀是: 誠實、信任、選擇(決心)、責任感、自設的限制、有效溝通、企圖心、誠信、承諾。(看上去是很不錯)。

第二階段,稱為實行。打擊你,令你進入極度的情緒低潮同時,建立起一個新的思考模式–我快樂最重要! 也許真的可以讓你的家庭、人際、事業關係獲得改善,但他都是以「我快樂」為出發點。而且似乎有些人對於此階段的打擊而產生後遺症。

在這兩個階段之中,課程中反覆讓情緒高潮低潮,加上燈光及音響效果的催眠影響,讓人陷入很高漲的情緒,而當課程結束時,自然的會想進入下一階段課程。

第一階段:

一開始時會要你守一些規則,例如是保密、守時等。你可能問,守時很不錯呀。但他們在Weekday 6時正準時開班,香港有什麼人可以準時6點收工的?他們同時強調,你公司遲放工也不可以遲來這裡。「你來這裡的目的是什麼?不是想改善人際關係嗎?你遲到是違反承諾,沒有個人誠信,社會的寄生虫!」(但對你工作地點及上司所許下的承諾卻可以不理)為什麼你沒做到我的承諾!你不負責任!你在玩自己的遊戲,我不重視這個團體,你是自私的!(同樣的戲碼在整個課程中不斷上演)有些人表示,即使他們在周日要回教會,亦被人要求停止回教會來上堂,原因是「你可以提升自己,再回頭支持教會」我不是基督徙,但不少上過這個班的基督徙都認為這課程敵基督。

課程強調:停!看!選擇!

你說:「我覺得自己真的已經很清楚自己目前的人生目標,而且我並不會對於自己沒有自信呀!」

他們會答:「那是你自己不知道,其實你一直以來都在逃避面對自己心裡的問題,我看你其實就是外表雖然很堅強又強悍,但是內心明明就很脆弱易懂,而且常常一個人獨處的時候覺得很寂寞(我還空虛寂寞覺得冷呀…)對吧!」(什麼叫我一個人獨處的時候覺得很寂寞?試問有誰在一個人獨處的時候會覺得很熱鬧的請舉例出來聽聽?我覺得自己坐定定聽足5天,對自己所受過的教育來說實在是種侮辱)導師這種自言自語對話就不斷地重重複複了5天。

裡面的詳情有點像是一種集體催眠的模式。開始時,會以極為正確的價值觀導引方式,讓你慢慢認同他的想法,對對對錯對對對錯對對對,那中間的兩個錯,你也會認為是對的。他們營造一個舒適的環境,昏暗的燈光、柔和的音樂。再用言語逼迫,將你推到谷底,強迫把你的心打開,接著再以一些唱歌跳舞或身體接觸的方式,把你的情緒拉起來。他們拼命的故意的迫你,讓你覺得說出來了很舒服,讓你認為你永遠都該這樣做。

這樣反覆的情緒起伏,都是正常人一般無法體驗的經歷,因此會令人亢奮甚至終身難忘。利用環境及壓力的方式,你會進入一個極易被讀寫的狀態,第一次上課時,你尚未完全被催眠,處於半信半疑且感受不強的階段。當你完全投入後,你已經變成一片 CD-RW 了,任你燒,當然覺得收穫更多。

第二階段:

之後就會令你用自省的力量打擊自己!以打擊你作為開端,導師率先開使用一針見血的字眼,徹底的把其中一兩個學員擊潰。用極盡難聽的髒話但又精準的把你一刀刀的刺進去,讓你自尊崩潰,甚至以其他人對你的看法作為打擊你的工具。如果你說你家庭朋友關係和睦,錢又賺得多,沒有沒問題那怎樣改?「怎會沒有問題!?沒有問題是你有問題,你不肯開放自己,不肯面對自己,戴有色眼鏡看人看自己……(下刪 1000 字)」沒有獨立思維的香港人會隨即中招。

他們這樣迫你自省的目的,就是要引起你的內疚感,首先你要反思自己,想一下你自己有沒有對什麼人不住,有沒有你很怕面對的人或事。最易入手的一定是你的雙親,因此這個課程亦花了大量篇幅,迫使你憶起和父母間的關係。無論在世與否,一個正常的中國人,總會覺得自己對父母有所虧欠。之後你要在群眾面前大大聲說出一堆心底話。

開始時你可能怕,但這時候主持人就會利用群眾壓力,令其他人幫你打氣,然後又叫在場所有人俾信心你。當你真係講左出黎,在場所有人會拍掌認同你,這時你就會覺得好有成功感,信心爆增。這階段簡單說,就是如同讓你的人生逢巨變一般,逢巨變而造成認知改變、價值觀的改變是常有的事。

他們會不停弱化你的心理牆壁,由心理至生理上。在生理上,他們會讓你感受被陌生人包圍的「愛」的感覺,具體形容像是 G r o u p   S e x(原諒我用字粗鄙,我找不到更好的形容詞)。會讓你在一個完全放鬆的情況下,長時間擁抱班上的其他學員(有些我聽過是接吻)。在抱了近半小時後,你會有一種你從未體驗過,會令你上癮的快感。你會想要更多更多,他將你對那份愛的渴求及欲望,用陌生人的體溫來呈現和滿足,令你欲罷不能。但在你感到非常滿足時,就突然完結了。那一刻我也的確有點迷糊。後來有學員分享時說:「抱住那個人時,我不知為什麼有衝動想吻下去,不單是擁抱。」然後導師就會說:「你想不想去體驗更多,接受更多?」(大家都毫不猶豫地答:想!)「那明天,請你們將自己的信用卡帶來,(噢,Credit Card 這個字是我的 Magic Word,實在是一言驚醒夢中人,把我拉回現實)我們在進階課程中會幫助你體驗更多,認識自己更多……(下刪幾百字)」之後你就會主觀認為,他們所提供給你的價值觀可貴之處,你自己的一套是多麼的不值一談。

Mass Orientation

思想改造可以由一位或多位導師去引導一群人去營造一種環境氣氛,透過各種嘅活動或遊戲,去體驗團體活動中帶給自己嘅感覺。這套方式原先係用於社會服務界,用來協助邊緣人士從新認定自己。但後來被抄襲,加上強迫性認識自己的項目(據聞有些班有學員被迫公開自己曾被強姦、性取向之類的東西,最後產生精神問題)。

令我反感的是這個課程的體現方式。用道理去說服,群眾心理壓力去迫你接受一些歪理:認為1+1=3的人站起來!當60個人都站著而你是坐著時,那你就真的可能認為1+1真的等於3了。有一個情況,是導師要學生兩個人一組,最後因為有一位學生沒有組,導師就狠狠地罵了他一頓,說是因為他沒自信,懦弱才會沒組。其實當總人數是單數時,就已經決定了一定會有人沒組,即使個個都係自信爆棚嘅人都是一樣。

每個人都有不同經歷。一個 course 60 多人都接收同一種心理催眠,只是不負責任的行為。我們都有不同程度的人生經驗,知道有什麼聽得,有什麼不能聽。但這個課程花了一半時間以上責罵你,批評你用「濾鏡」看人看事,要你放下這些「濾鏡」,停止評估判斷。指你這些評估判斷害人害物,令社會上有人強姦、有戰爭、不和諧……(下刪1萬字)記者只會批判沒有用(這句最令我不爽)。他用的例子太多不能盡錄,我最記得的有幾個,包括中國現在都會放下濾鏡買美債,締造和諧;中國現在很和諧,和台灣的關係愈來愈好;甘地用非暴力手段爭取印度獨立從英國獨立很和諧。(台下的人不停在點頭拍掌,我覺得像瘋子)。

這個課程不單是運用心理學,還有催眠術。無論你學識多高智慧多高(我那班最少有3個都是港大的,但最後都被挑動到情緒),只要你的弱點被攻破,你就會潰不成軍。暗示極難解除,而且會影響身邊人,並令你對人失去防護能力。網上有人教曉大家一套對付所有狂熱式洗腦課程不二法門:就是無悔疚感。和心理素質事無關,而是到底是有沒有悔疚感,無論是對人對已。世界上沒有悔疚感的人不會很多。基本上你亳無悔疚感,這類洗腦課程一定對你無效。

「死人都要黎上堂」

而整個課程中,有一件事令我絕對肯定了這個組織的邪教特質。

同組的一位女孩子。她來了兩天後突然沒有出現。後來我從她的 SMS 中,獲悉原來她婆婆過身。但這間公司在途中不斷打電話叫她回來上堂,質疑她是否說真話,並說她婆婆有其他家人陪伴,不陪著也可以,但不回來上堂卻是她的損失。她覺得很難受,不明白為什麼他們可以這樣。

在課堂一開始時,有一位男生問這做法是否有問題。這位導師用一大堆這三四天以來的歪論來解說,重點有二:

1. 這位女生是在說她的受害者故事,我們要做的,是確保她有沒有說謊,讓她可以忠於自己選擇;

2. 此刻她可能十分高興,你覺得她傷心,只是由自己觀點出發;

3. 她應該為我們令她忠於自己的選擇而高興

這位有男生想一想,覺得好像有道理,點頭之後坐下。台下不少聽眾隨即拍手。

這真是我人生中遇過最嘔心的場面。

之後講師繼續問:「有誰想再分享?」我那一刻我知道無論如何都要令他叫我,我立即坐好,露出平和笑容。(我是個喜怒形於色的人,早前聽他9up時我早已多次舉手反駁,但他看過我好多次都沒有叫我,可能知我想挑機)他望一望我微笑,叫我站起來分享。

「我想說,這位女生昨天 SMS 給我們,說她覺得很難受,唔明白點解你地屋企人過身都仲要迫佢。」

「A君,我地都為佢難過,但呢啲只係你嘅睇法。你又係度講緊你嘅受害者故事了。

「佢 send message 嚟仲唔係 fact?死人喎而家!?仲話係我嘅睇法?」(「你地呢啲濕鳩課程同人地屋企死人比算係乜撚嘢?」,呢句差啲出口,但他大聲地打斷我)

「停,A君,Stop,停,A君。你而家比自己嘅憤怒控制住了。我地係想佢清楚明白佢所選擇的後果,等佢清楚知道自己想點」

「這就和有女人比人強姦完,作為一個受害者,你要她即時詳細憶述當時的狀況,你會不會覺得很過份和殘忍?有同情心係做人的基本條件,我覺得你地無人格可言。」

「A君,你又將自己代入一個 Victim Story 裡面了。你覺得自己要岩,我要岩我要岩…… Stop!Listen…」

(我不理他繼續對 Mic 講)「為何在這一刻迫她上班?何你不叫她上下一班呢?課程不是在幾個月後上也沒問題嗎?」(之後鬼佬扮聽唔明英文,打擊對方手段之一,我沒有出聲,翻譯在三秒後將我的英文句子再覆述一次)

「如果過了這一刻就沒有機會了,我想她好好在這個 trauma(悲劇,美國口音,我聽成了 Drama)中可以很快好起來。」

「Drama,你用來 Drama 來形容她的經歷。」

「無論 Drama 又好 Trauma 又好,我地只係想確保佢唔係講大話搵後門,等佢更清楚自己的決定,忠於自己決定唔後悔。」

(忍無可忍)「我覺得真是夠了。我是一個記者,我就係咁睇,你唔需要再同我講。我會將這幾天的事上報。」(唉那時候真是火遮眼,下午回到報館同同事傾先後悔,同事都大嘆為何你不留多一回兒,睇曬成套戲先好走嘛,之後再慢慢做都唔遲啦……)

之後我丟下咪,隨即轉身拿斜揹袋離開,電梯也不搭衝落樓梯,我聽到後面一堆跑樓梯的腳步聲後跑到街角,跳上的士走人。(和電視劇及電影中逃出邪教的片段一模一樣)。之後半小時他們傳了一大堆電話和 SMS 來。我回覆「你們再打電話來,我就報警和即時聯絡所有傳媒」,這時候才得以清靜。

那我走了以後發生什麼事?我從幾位事後打給我的學員那裡略知一二,這位導師為我扣了幾層樓高的帽子:

「其實我知道A君想走好耐,佢而家只不過係拎這位女孩黎做一個藉口去逃避面對自己。」
「係呢幾日,佢不停派佢自己電話比其他人,佢好想人認同佢,好想人接受佢果一套。」(識得我耐你都知我冇可能咁做,尤其係洗腦班三唔識七,我唔想遲啲比人煩到換電話號碼)
「但事實上,佢只係保護緊自己,唔想比人改變佢。我知,佢本身係一個記者,出到去,佢都一樣做番同樣嘅嘢。佢就係不斷咁評估判斷評估判斷。」
「佢比自己嘅憤怒控制住自己,冇辦法作出正確判斷」
「各位尋晚比A君擁抱過的朋友,請你地要相信,佢擁抱你地果刻,都係真心的,唔係虛假的」(佢咁形容我令我好想嘔,坦白講有幾位勁大汗同有體臭的我勁想甩手)
「如果A君遲啲搵你,想問番你地點睇件事,分享一下點解要咁做。到時候你地要明白A君講緊啲乜,同佢講『多謝你關心,我明白,謝謝你』就可以了。」(這個你倒是猜對了,我在晚上回到家已開始這樣做了)

但其實他們都是導人向善呀?

其實第一天我就聞到這個課程有蹊蹺,但我不是法律、心理或精神科專家,不能指出到底哪一部份有問題或違法。(但我直覺覺得,這是因為他們不想外界知道當中有一部份「踏界」、甚至是非法的做法。)他們都會要求保密課程內容,課程中他們強調,這種課程世界各地都有,如果有問題早就被當局打壓。其實看到不少人淚流涕面,分享自己經歷時,我有一刻想過,這幾天的事不寫出來也關係,因為這個世界確是有些人是需要這些課程,他們的確需要這種救贖:

1. 因家庭問題而自少受到重大心理創傷的、長期都感到抑壓;
2. 本身是一名吸毒、為非作歹的 MK,上完後突然可以孝順父母晚晚回家飯湯並大叫媽媽我愛你;
3. 自尊自信低迷,以致出現社交障礙,影響人生正常發展,上完堂後可以令你人生重回正軌。

這是我這幾天從對分享者的觀察中所得出的結論。(因此我不知道為什麼我朋友會叫我參加,覺得我似毒撚?無人生目標同方向?到而家仲未拍拖?我實在是很感激他)

你可能認為,如果只需要花2萬元可以將一個人的靈魂救贖,再賦予他一套完整、完美的人格的話,那有什麼問題?這些絕對不是呃錢課程吧?課程可以令人做事上進,知道家人重要,仲好努力賺錢,只是目標比較激進,有什麼問題?

個人層面:
1. 對陌生人失去戒心
他們強調的,就是對人的信任真誠和坦白。但這個程度之高,高得會令你對普通人失去戒心,這是極危險的事情。你會忘記你的不愉快。就像是把資料從資料庫中搜尋出來,竄改資料再寫回去。回家之後,你的不愉快已經忘記,自然的就會與他們重修舊好….而且是自願的。但是你和他們的問題解決了嗎?有些問題可是一輩子無法解決的。先不說陌生人,怎去跟朋友同家人互信不是單單基於你自己怎樣看和對待他們。你對他們放下成見判斷,但他們仍是有可能出賣你。(連這些道理都不明白,被催眠也就不奇怪了)

2. 自我膨脹,疏離原有朋友
你會以為你的潛能被激發了,讓你覺得只要我願意我可做到任何事情!讓自信心增強,甚至到超越自我的能力!但由於已經不在乎別人怎樣看他了,因此你的自信心永不減弱。但回到現實社會,由於人人的價值觀不同,這些狀況無法實現。

每一個人都有不同的個性、不同的價值觀,這造就了我們多元的社會,也造就各種各樣不同的可能性。而這堂課程中把每個不同背景的人的價值觀統一了,因此互助合作變的相當有效,因為大家互助信任、通力合作,沒有私心。就像是螞蟻雄兵一樣,大家有著一樣的意念,一致的行為。

因為學員們有著相同的價值觀,相同的認知,溝通精準快速,默契十足,但其他真實社會上的人卻不能。這會造成嚴重的以自我中心的現象。和他一起經歷過這些情緒思想起伏的是同路人,其他人都不是。其中一個例子是,我從朋友最初的宵夜說客團中感受到,他們互相之間可以用很直接的話語批評對方和相處。但如果我作為圈外人直接批評或提出質疑,他們極之Defensive。因為價值觀不同,體驗不同。他們會認為,自己是先進的,我們是原始的!上過這個階段的課程後,被塑造出來的人格特質就很明顯清晰了,他們的思考模式都已經統一被成功改造。

工作場所中,由於自信超強,認為很多自己做不到的事都能做,如果他本身能力很好,那其實不錯,可能真的因此而改善自信而受到賞識升官發財。但另一種人,自信超過能力,命運將會很慘。最後會認為全天下的人都不認同他,而漸漸進入憤世嫉俗、自以為是的閉固世界中。由增強自信,最後變成自我膨漲。這些課程有人上完後會以為自己真是脫胎換骨,但實際上是你放棄了自保的方法。這些「成功人士」之後走去challenge自己的上司、配偶、朋友和家人,結果係「俾人收皮」,而唔係收人皮。

3. 將自己置身險境
內向、失敗的人總有他們內向同失敗嘅原因。這些課程就讓是讓你忘記這些原因,等你佢以為沒有問題,那會導致什麼結果?這些課程都強調要面對自己的恐懼和情緒:

信念 + 方法 = 結果
100% + 0% = 100%

結論:盲眼都可以做機師

仍信這套的人,大概仍然停留在中學生愛看熱血漫畫的年代。

4. 心理問題
要面對自己最深層的一面,還要當眾面對,不錯這會是訓練同突破的方法,但並非人人頂得住,有人可能會因此精神崩潰。(見蘋果附錄)

5. 變得偏激
上完後會覺得自己諗嘢高人一等,又覺得自己全對別人全錯。他們會以為自己多角度看事物。但其實是看東西趨於表面,沒有看到其他人做某件事的出發點,只會越得其他人愈來愈有問題,行為上就會更抗拒任何可能破壞自己美好幻想的人和事(包括自己)。

更嚴重的是社會層面的問題

社會層面問題:
1. 令社會產生一堆急性精神病患者
(見附錄的蘋果日報報道)

2. 不良銷售手法
利用人心的脆弱去賺錢,這是最卑劣的行徑。層壓式推銷也未曾拿刀拿槍迫你交錢,目的就是為你營造了一個環境讓你信以為真,讓你心甘情願的把錢拿出來。你情我願的狀況下,這是不良銷售手法嗎?當你醒了回過神來,發現那是騙局才跑去報案,這又是否合法?可惜是參加這些課程的人,可能永遠都沒有醒來的一天。

3. 未經對方批准下進行催眠
催眠確實是一種不錯的精神治療方式,但無論催眠是對還是錯,未經告知當事人及經過當事人同意,這就是騙術。在未經對方批准下對人進行催眠,改變其人格在外國更屬違法。香港的法律監管是否有漏洞?

下一階段

這是我聽其他學員說的:
在我走掉的之後,有一小時有一大班人說服你報名參加下一個階段的課程,這些人是早期畢業的學員及課程的「義工」,他們當中一有人走開的話,就立即會有其他人補上(就如車輪戰)。總之在你身邊永遠都有幾個人,他們都會用雙眼望實你雙眼,如果你轉移視線(心理上代表你缺乏自信和沒信心),那你就正中下懷。

「我地而家關心你望住你,想你成長改變,你望向邊呀?
「有啲人做左個份工十年但都係果個位,點解?有啲人永遠對自己無信心,點解?點解咁多人憎你?我唔係咩推銷員,我已經讀完左好耐同個course無關係。你讀完後會得到更加多,當你係生活上或心理上想突破一啲好耐嘅心事,就應該報。」
「我都諗過去報,不過我應該會過多幾年先,當我係工作上想再有突破時就會去下……」
「有時升職唔係睇你有幾個cert,而係睇你嘅人際關係同夠唔夠完滑。」

在說服你的同時,他們卻沒給你一個金錢的價值觀,當中甚至可能有人表示會貼錢給你上堂,令你可能覺得得到這些東西不是金錢所能衡量的。「成長是無價的」,決定參與下一階段課程的人,會隨即站起來,他們的名字會被人大聲讀出,就如有宗教背景的中學,在周會時迫台下會眾決志時一樣,然後他們會到另一間房間坐下。剩下的人所承受的心理壓力會愈來愈大。在那個環境下,要抗拒再報下一班可需要驚人的意志,同時間亦不介意犧牲你和身邊人的關係。最後,隔幾天的結業式可帶親友參加,也就是希望能招募更多學員。之後的活動,有一些亦是要迫你帶其他人回來參加,愈多人參加你在組織中就愈受尊重,否則,如果你帶回來的人不夠數,他們就會惡言相向「為什麼你沒做到我的承諾!你不負責任!你在玩自己的遊戲,我不重視這個團體,你是自私的!」

唔試唔知龍潭深?
本文的目的,是先給沒聽過的人打枝預防針,給在考慮是否參與的人一個警告。不要以為自己好堅定就走去試,心理暗示對絕大部分人都有效,尤其是以camp形式進行的。無私人時間、無足夠休息時間、焗困環境、群體生活加上遠離日常生活環境,非常易中招,一個人冇可能連續幾十個小時繃緊精神進行防禦。

他們都會用一句無敵的話來吸引你:「你不相信這課程,你也應該相信我」!這一句一來,就很多人犧牲了。尤其是邀請你去參加的,是你那位已經有一年沒回家的仔女或性情大變的上司。他們都會當場的叫你簽下報名表,並且隨身攜帶刷卡單或刷卡機給你刷卡,不給你任何考慮的機會。錢付了就算了,不要去。去了你就錢和腦都給了他們!他們也是被利用的人,亦是絕對真心真意希望你好而要求你加入,因此不必太苛責他們。

如果你看到這裡,想和你那些被洗腦的朋友確認我說的是真是假,可以去看看。但如果你是想去戳破他的美夢,請三思。因為我們完全不知道他脫離催眠狀態之後會是什麼樣的狀況,跟一個失去神智的人你還可以說什麼道理?可以用什麼觀念導正他?你要喚醒他們也是一個超高難度的行為,畢竟那是個近 30 年演進的催眠課程,不是這麼容易就讓你動搖的。最後我決定 Remove 了我朋友的 facebook 和 MSN。(最少在他變回正常人之前)

最後,我的主觀感受是,無論課程目的如何,但講者滿口歪理胡說八道,還要用心理戰、人際關係(包括你和介紹人的)迫人就範,叫人 Open-Mind 但又鎮壓所有異見,用人性最脆弱的地方來賺錢,做法令人生厭和作嘔。這些人遊說他的態度,似乎讓你覺得你從未瞭解過自己,一定要上課才能改變自己等等,不停要你接受「昨非今是」的言論,以為上了課自己就變成救世主,開始準備救贖我們這些可憐的靈魂。簡單講,這是他們把自行定義的,與普世價值無關的「成功」,賣給一堆失敗者,好讓他們催眠自己不可悲的「毒品」。更妙的是,想出這個賤招的廢柴也真的成長了,從一條廢柴變成詐騙集團既得利益的成功廢柴。

在這世上,如果有某件事情被刻意複雜,那背後的真相其實一定非常簡單;恪行一種獨尊思維,排斥其他思想的組織通常都不是什麼好東西


附上舊聞一則:蘋果日報2005年8月

市民紛致電講述不可思議經歷
修讀自我提升課程 有人家變自殺

【本報訊】曾修讀自我提升課程的學員,出現突然失常的情況受到廣泛關注,昨日不少曾參與該類課程,或有親友曾修讀有關課程市民,紛紛致電電台「烽煙」節目,講述令人不可思議的經歷。青山醫院高級醫生曾繁光對情況表示關注,因經他醫治的學員也不少。綜合而言,有中產家庭因妻子誤信課程教導的方法做生意及投資,令家庭負債纍纍;有丈夫參加課程後與太太不和,險弄致家變;有妻子在參加課程後紅杏出牆;有男子因承受不到壓力,患上急性應擊障礙症,出現自殺行為;但也有學員認為課程物有所值。 記者:謝明明

個案一:中產家庭負債累親友

唐先生昨致電商台節目《在晴朗的一天出發》,指其妻沉迷修讀自我提升課程,不斷游說親朋戚友報讀,並強迫唐先生及兒子參加。他抱「探討性及拯救性」心態報讀,發現參加者「好濫,地盤又有、 sales又有」。他批評負責有關課程的導師不專業,課程只是利用群體壓力改變個人價值觀,「最差就係佢唔係專業生意人,但竟然教人用錯誤方法去做生意,不斷叫人用錢去投資,搞到我屋企由中產家庭變成負債纍纍,亦連累埋親友。」故贊成要規管課程,將之列為刑事罪行。

個案二:嫌妻不上進夫婦失和

一名大學教授在參加過自我提升課程後,性情變得非常進取及積極,並開始對青梅竹馬的妻子不滿,認為妻子放棄工作在家相夫教子,其實是無上進心及懶散的表現。曾繁光指自此後該對夫婦齟齬漸多,直至妻子忍無可忍下攜同子女離開家庭,該名教授才醒覺,回復本性,夫婦和好如初。

個案三:戀上男學員愧對丈夫

一名女子入營參加一個自我提升課程,由於與其他學員朝夕相對,其間她與一名男學員發生感情,並有性關係。該女子完成課程後即向丈夫提出離婚,聲稱已移情戀上該名男學員,令丈夫驚訝及傷心。丈夫其後求助精神科醫生,經醫生診治規勸後,女子最後與丈夫言歸於好,但內心仍愧對丈夫及感到歉疚。

個案四:監視迫走「問題」學員

從事工程界的李先生昨在烽煙節目中說,是妻子的朋友代他付款上課,他憶述首日上課時有近二百名學員出席,學員有十戒要遵守,包括不准飲食及中途離開。他向導師提出人多空氣不足,擔心學員安全,一旦發生事故,如何逃生等問題,令導師對他起戒心。上課第二日,有關機構已派出專人監視他,並游說他終止參與課程。「玩遊戲時我質疑導師問題問錯,其他學員都讚我有point,重搵我傾偈,點知個導師後來公開話我搞對抗,搵人拉我出去趕我走,話會退番學費畀我,重用黑社會手法迫我走。」

個案五:被迫人前揭醜曾自殺

一名男子於接受該類課程期間,被迫將個人不可告人的醜聞向眾多學員披露,他及後擔心會有學員洩露其醜聞,使他身敗名裂,令他「唔安,坐唔落」,無法上班。曾繁光說,該名男子最後患上急性應擊障礙症,並企圖自殺幸獲救,需接受心理治療。

個案六:敢溝通家庭關係改善

聽眾林先生去年曾參加自我提升課程,他對該類課程持中立態度,「自從參加之後,我同家人及身邊人關係好,因為我敢去溝通。」他質疑提出批評的人,是否曾修讀過該類課程,了解有關課程的運作,他並相信有關受害人本身有情緒問題,「就算唔上課程可能亦會發生類似情況。」

【本報訊】現時本港並無法例規管提供情緒輔導訓練的課程,有臨床心理學家及精神科醫生指出,過往十多年共接獲數十宗因抵受不住激進的上課模式,而出現急性精神病個案。有專家提醒市民切勿隨便報讀這類課程,並應事先了解清楚有關導師是否具有專業資格。

切勿讓青少年報讀

青山醫院精神科高級醫生曾繁光昨指出,過去十多年,他先後接獲數宗因抵受不住有關課程的激進手法,而患上急性精神病個案,曾參加這類實驗課程的他表示,有關導師會運用心理技巧,強迫學員將個人情緒全部宣洩出來,然後播放勵志歌曲,並讓其他學員抬起擁吻,令學員情緒意志高漲。

但他說:「問題係幾十年屈個心度突然吐出來,會嚇親自己,講出係好,但要適當時候需要跟進輔導同開解,如果唔係,就好似揠苗助長,有可能造成嚴重衝擊。」他提醒家長切勿讓未滿十八歲的子女報讀這類課程,因為他們抵受壓力的能力薄弱,容易受有關課程影響。

本身有舉辦心理輔導課程的臨床心理學家顧修全也稱,過去十多年他共接獲三十多宗該類求助個案,他強烈批評,部份主辦自我提升課程的導師缺乏專業資格,「佢只係識得開學員心,揭開人陰暗一面,但就唔識得幫人止血,修補心理傷口!」但他坦言,當局很難立法規管。

教育統籌局發言人昨表示,現行《教育條例》並不適用於提供情緒輔導訓練的課程。

資格無界定難規管

立法會教育事務委員會成員余若薇指出,要立法規管這類課程有難處,「因為呢類課程有唔同形式進行,亦都有唔同機構去搞,好似宗教團體同教育機構都有搞,當局要清晰界定情緒失控同有關導師專業資格定義,先至可以立法同有效執法。」

消費者委員會副總幹事劉燕卿稱,消委會○一年至今,共接獲十四宗有關自我提升課程的投訴,大部份投訴涉及消費權益,例如公司未有依期開課、更改上課地點、疲勞轟炸迫使他人參加課程等。她提醒消費者參加課程前,必須考慮本身是否適合,以及主辦機構的導師是否持有相關專業資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