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ome 宏觀世界

香港人 = 職業投訴人 ?

998
1

高登看到有人貼了一篇澳門酒店職員的貼文,原文相信已被删除。

Macau complain Hong Kong People 1

Macau complain Hong Kong People 2

Macau complain Hong Kong People 3

Macau complain Hong Kong People 4

無可否認,香港人真的很喜歡投訴。
自從劉德華那句「今時今日咁嘅服務態度係唔得喇」、「顧客永遠是對的」香港人慢慢就要求多多,將別人額外提供的服務當成標準,完全「奉旨」,令人討厭。
拿不到好處就投訴,要令人怕了你給少少甜頭令你收聲。
尤其是中產 / 偽中產,他們真的自以為高人一等,每次都要以他們的標準做事。
而且不少人還過份到要求該公司炒掉那員工,否則誓不罷休,極度「仆街」。

其實每間公司都有自己的規定,沒可能次次要求著數,老實說給你著數就是人情,不給其實是道理,沒理由次次用投訴拿著數。
再加上很多很過份的投訴,如海洋公園企鵝館太凍,動物求偶叫聲太吵等等,但相關機構又真的隨投訴者行事,結果投訴越來越過份,公司做法亦越來越啼笑皆非。
但外地公司真的不會理會這種無理取鬧的投訴,結果令香港人神憎鬼厭。

就以企企親人做校巴保姆,從前保姆只負責學童安全上落車,現在這些中產父母,自己仔女是否需要補課、課外活動等等全不知情。
全部都要求保姆記,時常都投訴保姆沒有通知家長,令她們白行一趟。
其實連自己子女的事都不記得,做甚麽父母呢?一個人易記,但全車 30-40 人要求保姆全部記得明顯強人所難,保姆的人工根本不高,職責亦不包括每位學童的生活上下課的時間。
要求多多,十分過份。

還有一樣是企企的親身經歷,有一次在氹仔碼頭等船回港。沒錯碼頭的保安員指示不清,差不多到上船時間,不知應該排在遙遠的隊尾或在門口附近等,只叫我們等等。
其實保安員的意思是要等之前排了隊的人全部入閘,才輪到我們這批較後時間到達的人上船。
不過有位香港中年男人,發脾氣指澳門人工作態度差,不停指罵那位保安,又問保安是否是需要賄賂才放行,並當眾拿出$100 出來,說當給乞丐,極侮辱人。
他的作為真的令香港人感到羞恥。

其實說到底,這種投訴拿著數的文化,和港女文化其實是一脈相乘,一樣是貪小便宜不想付出的文化。
不過可悲的是這種文化正是一代代傳下去,現在的港女變成港媽後,她們的下一代只會更青出於藍。
不敢想像香港的將來…….

港女之道,攞彩攞威攞著數

自「港女」一詞冒起以來,小妹一直疑惑港女應該如何定義。今日拜讀健吾先生鴻文《港女的癥結》,靈機一觸,終於悟到一個滿意的解讀:港女之道,一字記之曰「攞」。
攞者,取得也。港女什麼都要攞乾攞淨,無論應不應得的,她也要攞。

人性本貪,但港女把人類貪婪的特質發揮得淋漓盡致,貪到一個普通人難以想像的境界;而且普通人就算想像到,也做不出來。但港女卻能突破人類無恥的極限,誓要攞著數攞得一乾二淨。經典例子有「$63.8」港女,她男友已付雙方飯錢及戲票錢,只因沒有為價值$63.8的二人共享零食付錢,就被她寫上網臭罵,還提到想分手。

健吾先生提及,『「港女」的「問題」,歸根結底,都不過因為大家都知道,現在在香港,談戀愛,甚麼都是錢,甚麼都是現實。』香港是金錢社會,很現實,說得沒錯。但在小妹看來,港女最大的問題,就是她們把自己想攞到的一切,都旨意別人無條件送給她、旨意別人無條件為她奔波。

她想要一層樓,就要男人買,還要寫她的名字,從沒想過自己也有能力供樓。

她想要私家車代步,就要男人買,還要管接管送,從沒想過自己學車、自己買車。

她想要一段美好婚姻,就要男人自行擺平他的父母,從沒想過將心比己體諒為人子的難處,從沒想過自己也可以做點什麼來改善跟老爺奶奶的關係,令男人沒那麼難做。

她想要攞彩出風頭,情人節就要男人一擲千金買花束送到她公司,還得是全公司最大束的。放工要到五星級酒店吃飯,名牌手袋也是一定要送的,否則如何拍照放上面書炫耀?但她從不會提起,女人親手造朱古力送給男人也是情人節文化。

港女,不,應該叫你們做攞女。你們知道吧?若然你們認同女性應當享有與男性一樣的待遇、女性應當有權投票、女性應當與男性同工同酬,即是等於認同了女性的能力能與男性匹敵,女性不再是男性的附屬品,而是一個獨立個體。那為什麼當你們想滿足自己的欲望的時候,卻收起那副「大女人」的炎炎態度,忽然變成了「小女人」,旨意男人去替你完成一切;就連屬於自己的那份責任,都通通推卸給男人去承擔?

人際關係講求的是give and take,而港女心中只有take and take。只懂得「攞」,卻吝於付出,叫你們做攞女,真是再貼切不過。

原文出處

引伸閱讀:
碼頭工人與中產